保加利亚瓜王

↓请点开↓
这里瓜子/螺伍!
也可以叫我瓜呱/阿伍!
❤️乐佩和豆豆是永远的女朋友❤️
丢人n线画手,画辣鸡画
偶尔写点自家oc
三分钟热度!慎关!
冷坑专业
d5粉别ky一切ok,ky的话我杀爆你妈
死在了漫威巨坑里,醉死在DBD
在姬圈乱葬岗疯狂
少女心爆棚,吸爆每个迪士尼公主
主混漫威/DBD/底特律:变人/Lifeline/神秘博士/恐影/OFF/黄金神威/迪士尼/守护者联盟/SCP基金会/成龙历险记/我是大哥大/周星驰/约翰尼德普
虫星/贱虫/蜘蛛三兄弟/Parjack/720000(900X51)/AlexXV.Adams/1110/all弗/10R/SCP-007(单人)/哈登菲尔德骨科/迈杰/伊三/智桥/伊京/左颂星(单人)/唐托(单人)
cp洁癖,看见部分逆cp会暴毙(x
重度叔控,我爱德普!!
蹲了冷坑至死不渝(x
扩列随意,门牌号:2388011881
欢迎找我玩!!

盖斯戈尔湖(1)

*自家oc

*可能会是个短篇,毫无逻辑可言。
*可能会坑可能不会,随缘写文✔


“你想要回家吗?”


就算天气不是那么冷,莱比特还是搓了搓自己的手,同时焦躁地将鞋尖在地上一下一下有規律地敲击着,他額前的头发随着身子轻微的震动撒下來几根,遮挡了他眼前的一小片范围,但他无暇顾虑这些,他靠在柱子边上数着公交车的号码,等着他应该踏上的那一辆。

他不太记得清楚时间,最近他有些浑浑噩噩,腳边的公文包很隨便的倒在地上,就像他以前和妹妹塔毀了的积木一样。刮來的风吹动他深棕色的头发,飄落的叶子像在提醒他这时候不应该分神,随着汽车停下的声音他揉了揉眼睛,踏着车上有点陈旧的地面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倒头睡了下去。鬼知道他的睡眠有多差。

车身一路摇晃,带着莱比特的梦也一起震荡,他感觉自己回到了盖斯戈尔湖,那个仿佛沒有夏季的小镇,在值深秋时期他儿时木屋前的河流从上流滑下來的几根被砍的短短的、被劈成两半的树枝,他順著河流经过的方向守在河边,俯下身子将树枝一并捡过,再返回家门口前和她的妹妹奎恩尼斯搭一些歪七扭八的建筑,这在他还是个男孩的时候,最快乐的时期。

一个巨大的颠簸使莱比特靠在车窗旁的脑袋狠狠地撞了一下,在睡梦中被强制撞醒的感觉让他的太阳穴突突地跳,他踢了一脚旁边的公文包,往正前方的车窗望去,阴暗的天空将淅淅沥沥的小雨打在车窗上,一块破旧生锈的牌坊上刻着几个字——“欢迎回到盖斯戈尔湖,您梦中的归宿。”,莱比特知道自己到站了,隔了许久,他重新回到了这片土地,这片颓废的大陆。


《莱比特的私人日记》

xxxx年6月25日,天气:感觉有点闷热...?

“我被批准放了个长假,很长很长,我都可以不用回去继续上班了,好吧,确切来说,那里沒有我的位置了,我被开除。他们清空了我的宿舍,连着我的行李一起打包出来告知我可以自己一个人‘飞鸿腾达’了,我不得不回去我原来的地方找一份清闲一点的工作,在那个城里我有点看烦了一成不变的人流,听烦了汽笛鸣叫的声音,可能我有点精神衰弱,我的黑眼圈逐渐的加深,显然我不喜欢它们。(我恨牛奶,它的味道让我每晚都感到反胃。我希望我别因为嗑太多的安眠药而死去。)
“我最近在试图戒烟,医生告诉我必须要戒,不要想得太多,除非我不想睡个安稳的觉,但是我的烟盒仍好好地保留在我的口袋里,被烟瘾折磨的感觉使我头疼,我买了糖果以便我烟瘾犯了的时候可以过过嘴瘾。”
“我想奎恩妮斯了,我亲爱的小妹妹,我也不知道她还在不在那里,我希望她依旧健康,但愿吧。我快要回去了,回去那个该死的充满酒臭味的小屋。”


太久没有归乡的感觉让莱比特对这片土地更加的感到陌生,它仿佛变化了许多,又仿佛什么都没变,这让他从心里冒出了一种不安和彷惶,他依旧能感受到鞋子和微略有些凹凸的石头路面摩擦带来的不适感和属于这个城镇的独有的沉重的味道,它不同于莱比特之前所待的城市但又有微妙的,让人不易察觉的相似之处,没有浓重的金属质感的同时又有着让人喘不过气的窒息感,这让他本来就衰弱的神经惊声尖叫着,莱比特忍不住用力锤了几下自己的脑袋,这里的冷风也让他感觉不妙,他裹紧自己的大衣沿着道路快速的走了下去,他不想在室外多待哪怕一分钟。

就算如此,莱比特也仍然记得酒吧怎么走,在哪条巷子里,往哪里拐,他在不知不觉中自己的双脚就把他带到了那里,那个没有名字但人尽皆知的小酒吧,他推开木质的门,里面橘色柔和的灯光包裹了他,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和温暖,他理了理因为沾了雨水而湿润的头发,用余光瞥见舞台上的歌手抱着旧吉他用沙哑的嗓音唱着歌,这是个令莱比特感到舒适的环境,他甚至感觉自己可以在这待一整个晚上。

他搓了搓手,想去点杯威士忌,他有好久没有尝到威士忌了,他把手伸进了自己的口袋,走到了柜台的面前。

“只是一杯威士忌而已,莱比特,你不一定要全部喝完。”

“放他的狗屁,我肯定会喝掉的。”

“......”

莱比特的精神再一次飞去了远方,他和自己吵了起来,以至于待在了柜台前像一个目瞪口呆的死鱼,在红发的服务生戳了戳他肩膀的时候他才将自己拉回现实。

“先生.....?你还好吗...?”
“哦对不起小姐,我稍微有点走神,你知道的.....呃.....”莱比特绞着手指,神情似乎有些尴尬以至于他想离开这里。
“没事就行先生,您需要什么吗?”红发的服务生看出了莱比特的尴尬,她用笔戳着手上的笔记本将话题转移到她自己的本职工作上来。
“啊!哦....威士忌,威士忌就好,谢谢。”莱比特将手藏在桌子底下,他有点没来由的紧张,他用眼角悄悄地看着服务生,观察她脸上细小的,撒布在脸颊上的雀斑,他想想起什么,但脑子里一片空白,这份慌张使他抖起了脚,他盯着脚尖,忘了自己点了杯酒,也忽略了服务生疑惑的目光,他感觉世界在旋转,或许是他自己在旋转。

“你想不起来对吧,可能你根本没有记忆哦。”

“我觉得更是药物副作用吧,嗯...有可能...?”

“随便了,但是......”

“我觉得我快要忘了自己是谁了,哈哈。”

—————————TBC.——————————

评论

热度(5)